拉赫玛尼诺夫和他的浪漫曲_0

拉赫玛尼诺夫和他的浪漫曲

俄罗斯的音乐文化底蕴丰厚,它的浪漫曲(艺术歌曲)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令人惊叹。它独有的风貌,在世界歌曲园地上闪耀着绚丽的光芒,散发着馥郁的芳香。

俄罗斯浪漫曲是在俄罗斯城市生活歌曲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自19世纪上半叶起,涌现了阿里亚比约夫、瓦尔拉莫夫、古里辽夫等“浪漫曲大师”;紧接着,俄罗斯民族乐派奠基人格林卡及其追随者达尔戈梅斯基大大丰富了浪漫曲的题材和表现力;之后,“强力集团”作曲家巴拉基列夫、穆索尔斯基、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等继续开拓,赋予俄罗斯浪漫曲以新的面貌;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则使俄罗斯浪漫曲的创作达到高峰。

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罗斯音乐文化中的重要人物,世界著名的作曲家、指挥家和杰出的钢琴家。他是连接俄罗斯民族乐派与欧洲后浪漫主义的纽带。他的创作与演奏活动,都在世界音乐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其中更为突出的成就,则体现在他的作曲方面。

拉赫玛尼诺夫于1873年4月1日出生在俄罗斯奥尼加城的一个富庶的家庭,他的家庭有着很好的音乐环境,这使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音乐熏陶。他4岁开始学习钢琴,9岁就进入了彼得堡音乐学院。1885年转入莫斯科音乐学院,跟随著名的钢琴演奏大师兹维列夫学习钢琴。1889年,他考入了莫斯科音乐学院,从此开始接受更为严格、正规、系统的教育和训练。他跟随著名钢琴家齐洛蒂学习钢琴,还跟随著名作曲家塔涅耶夫和阿连斯基学习作曲。1891年和1892年,他先后以优异的成绩在钢琴和作曲班毕业,并且其毕业作品――独幕歌剧《阿列戈》获金奖。《阿列戈》是根据普希金的名诗《冈茨》改编的,鲍罗丁、柴可夫斯基等人的风格都融合在其中,柴可夫斯基对这部歌剧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拉赫玛尼诺夫从此开始了他独立的音乐生涯。

拉赫玛尼诺夫早期是以钢琴演奏家的身份活跃于国际乐坛的。他的钢琴演奏造诣很深,在演奏中,他兼收前辈诸钢琴大家之长,创建了自己所独特的演奏风格,成为当时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杰出钢琴演奏家。

1897年,拉赫玛尼诺夫被聘为莫斯科马蒙托夫私立歌剧院的助理指挥,从此开始了他的指挥家生涯。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拉赫玛尼诺夫应邀到瑞士演出,后来又移居美国,担任了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指挥。自此再没回过家乡。

1943年3月28日,拉赫玛尼诺夫在美国加利福尼亚逝世,终年72岁。

拉赫玛尼诺夫一生创作的作品很多,其中包括三部交响曲,四部钢琴协奏曲,三部歌剧以及交响诗《死岛》《悬崖》《波西米亚随想曲》和大量的钢琴前奏曲、变奏曲、练习曲等。除此之外,他还作有大量的室内乐和艺术歌曲等作品。

拉赫玛尼诺夫继承和发扬了前辈的传统,同时又在作品中展示了与前辈不同的音乐语言,因而具有鲜明的时代和个人风格。

19世纪末至20世纪之交的俄罗斯各种音乐风格和流派并存且相互斗争。在拉赫玛尼诺夫创作鼎盛时期的俄罗斯音乐中,主要的艺术流派已经至少有三个:一派是古典主义,代表人物是格林卡、塔涅耶夫、格拉祖诺夫;一派是浪漫主义,代表人物是柴可夫斯基;还有一派是现代主义,吸收了20世纪许多新流派(象征主义、表现主义、结构主义),其代表人物有斯克里亚宾、斯特拉文斯基、普罗科菲耶夫等。拉赫玛尼诺夫借鉴了其他流派的代表的个别作曲技术因素,音乐的写作手法更为现代、新颖、丰富。这一时期欧洲还出现了以巴托克、辛德米勒、勋伯格、贝鲁克为代表的现代音乐作曲家,但他主要仍是继承了浪漫主义音乐。首先是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传统,拉赫玛尼诺夫把西方的音乐体裁技巧与俄罗斯风格的音乐语言结合起来,像柴可夫斯基一样,他力图用音乐表现普通人的思想情感,音乐中时常具有幻想与哀伤的冲突,音乐表达诚挚通俗。他音乐中最富有魅力的是磅礴宽广的抒情气息的旋律,这些俄罗斯风格的悠长旋律,每每获得淋漓尽致的抒发,其中既有讴歌,又有诗意般的幻想和无言的忧郁。因此,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既不同于现代主义那样“新潮”,也不像“五人团”那样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而是更像柴可夫斯基那样,表现出后浪漫主义抒情音乐特色。

拉赫玛尼诺夫一生创作了70余首浪漫曲,他的浪漫曲是以俄罗斯音乐深厚的大众传统风格为依托,表现的是对俄罗斯深厚而细腻的热爱。他说:“我是俄罗斯作曲家,我将用我的眼睛和心灵来表现我的祖国,祖国给了我丰富的创作灵感以及美妙的自然风光,这是我精神的源泉。”俄罗斯的浪漫曲一直以其真诚和质朴而独树一帜,它作为独特的“标准”成为时代的思潮。所有这些特征为拉赫玛尼诺夫的浪漫曲提供了基础。拉赫玛尼诺夫的浪漫曲保留其抒情性的本质,表现内心丰富的情感和戏剧性的矛盾冲突。其创作富有民族性,作品旋律流畅优美、气息悠长、感情真挚动人,具有俄罗斯式的忧郁深沉。

拉赫玛尼诺夫的浪漫曲题材很广泛,大多表现了人民的生活和情感,以及俄罗斯的自然风光。在拉赫玛尼诺夫广阔的浪漫曲世界,有充满深深悲哀的沉思浪漫曲,有洋溢着热情、充满不安情绪的浪漫曲;有的如春天般清新,有的充满痛苦的情绪,有的则是描绘俄罗斯大自然美景。早期浪漫曲更多是爱情诗,后期的浪漫曲更多是一种忧郁、悲伤的情绪,是孤独寂寞的悲剧主题,带有晚期浪漫主义的特点,这与他长期旅居国外、远离祖国有着很大的关系。

在拉赫玛尼诺夫周围有各种可以借用的题材。19世纪早、中期的诗人茹科夫斯基、普希金、列拉蒙多夫等人的作品,现代诗人巴里蒙特、布尼灭列日果夫斯基等人的作品,还有一些散文都被其引用,比如《我们休息》就是来自契诃夫的《万尼亚舅舅》。

拉赫玛尼诺夫对主要的表现手段――旋律、和声以及钢琴音乐织体的运用是浪漫主义方式的。他的情感充沛,富于表情,优美如歌的旋律继承了19世纪浪漫派的传统。在他的音乐中,安谧的大自然,娓娓动听的故事和奔放热烈的激情形象是对立和相反的,然而却相辅相成,甚至在一部作品中交替着(如《春水》)。

拉赫玛尼诺夫浪漫曲的钢琴伴奏部分,对他的声乐音乐创作有非常大的影响。他把钢琴伴奏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因为他的钢琴风格也同浪漫曲有相近之处,并且与歌词的配合十分默契。

《别唱美人》是拉赫玛尼诺夫年轻时创作的作品,歌词选用普希金的诗歌。从格林卡开始,有很多俄罗斯作曲家采用了普希金的诗歌进行创作。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借鉴了格林卡的音乐风格,作曲家在作品中传达了深厚而复杂的情感,展示了其非凡的创作才能。这首歌曲的前奏,在低音重复着单一的音调,让人立刻想起具有东方乐器色彩的忧愁、忧郁的音调。在富有装饰性的旋律背景上,美丽的格鲁吉亚姑娘在歌唱。小二度音在这个动机上重复。这个由乐器唱出的“歌”,引出了温柔、忧郁的旋律。浪漫曲与钢琴相互对应,很多时候彼此重复,起到了很好的衬托效果。富于歌唱性的旋律以及不断重复的动机赋予了音乐丰富的色彩。“别唱我的美人,到我这儿来”一句,采用七级自然小调,分解和弦的形式,是典型的俄罗斯音调。优美的旋律悄然引出炽热而忧郁的东方音调。钢琴伴奏以极富歌唱性的、细腻的旋律与之相配合,互相映衬,与歌手的美妙嗓音完美地融为一体。

《春水》是拉赫玛尼诺夫最优秀的浪漫曲之一,旋律表现了冰雪消融、大地回春、万象更新、生机勃勃的春天景象。这种热情奔放的风格正是浪漫精神的具体体现。浪漫主义激情、感情的奔放已成为拉赫玛尼诺夫音乐形象的主要成分,最强烈地表现在抒情的高潮、壮丽的大结局中。歌唱与钢琴的对话二重唱原则在拉赫玛尼诺夫的《春水》中起着积极的作用。作曲家采用了富有歌唱性的旋律及钢琴流动的伴奏音型,钢琴的伴奏与歌曲的旋律融为一体,特别是和弦的色彩变化与歌词的音乐形象表达非常贴切。在高潮处钢琴好像是情绪高涨的强有力的和声共鸣器,在独唱部分旋律达到高峰时加强了歌唱音调的表现力。

拉赫玛尼诺夫的春天形象充满春光的明朗抒情主题,表现了百感交集的情绪,但他不像柴可夫斯基(套曲《四季》中的《三月》的春天主题所表现的公开的标题性和音响造型性)。拉赫玛尼诺夫摆脱了对小鸟的啁啾啼啭的清脆鸣叫以及与现实相像的细节的模仿,它的春天的动机在形象上比较概括,表达了内心兴奋、明朗、幸福美满的情绪。李姆斯基・科萨科夫曾说:“拉赫玛尼诺夫的一些春天的形象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全俄罗斯艺术中的顶峰。”

《练声曲》是拉赫玛尼诺夫声乐抒情诗的杰作,这部作品成为拉赫玛尼诺夫旋律学的最高表现形式,是实现他自己创作思想的最好体现。作曲家说:“旋律是这首歌曲的全部……旋律是这首歌曲最有意义的歌词――是作曲家对生活的看法。”《练声曲》把钢琴和声乐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没有歌词附加在概括性的音乐上,并把音乐风格赋予器乐化的风格,人声传达的音乐特别、生动而热情。

《练声曲》的旋律非常出色,开始的动机来自于巴赫的一首平均律中的降c小调前奏曲的主题。这一动机在一段时间内在俄罗斯圣歌(如《寂静的黎明》)中经常被拉赫玛尼诺夫使用。旋律的发展是自由、即兴的,它时而平静、严肃,时而忧愁、悲伤,有时又满腔热情。这种多面体音乐结构运用了复调的方法(模仿、对位法)。颤音的出现好像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不断流动的声音,自然小调在开始和结束部分更接近深厚的俄罗斯音乐的风格。

拉赫玛尼诺夫是历史上最后一位以浪漫主义风格方式进行创作的大作曲家,是浪漫主义传统的完成者。他是把“现代与柴可夫斯基、契诃夫、布洛克和斯克里亚宾的时代连接起来的最后一人。”(阿兰诺夫斯基)

首页社会